最新消息

邀你一起迎接法的阳光

中国教育新闻网 2021-03-22 12:03

我是1983年大学毕业留校任教的,从事了30多年宪法研究。

对于我这个年龄的人来说,做什么工作、从事哪方面的研究,都存在一定的偶然性。说实话,刚开始我对法学说不上有多么热爱,只觉得它事关我的生存。后来,要上讲台,要把自己“立住”,要对学生产生影响,就不断地学习,不知不觉走上了专业化的道路。

想学法,不妨先读读法典经典

经常有青年学生对法律感兴趣,请我推荐阅读书目,我建议他们读法典、读经典。

法典看上去只是一些规范,但规范的背后有价值、理念和精神。早期的规范,都是先从故事来的。我国现行宪法第143条——“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是北京”,光这一条的背后就有许多讲究:这里的“北京”指的是北京市吗?它指的是政治上的北京、历史上的北京,还是地理上的北京,抑或是行政区划上的北京?北京和南京又是什么关系?中国还有什么地方以“京”命名?……民法典1000多条11万字,背后有着大量的故事,每一条都包含了许多经验。

打开规范的天窗,通过故事进入它的价值,迎接法的阳光,这就是法学专业的基本功,也是专业与非专业的区别所在。

至于读经典的好处,更是显而易见。法律是人类历经几千年找到的治理国家的方式。大思想家们经过不断的思考,对许多根本问题进行了探讨,比如国家权力到底是怎么来的,是历史形成的,还是主权者的命令,抑或是由政治经济决定的,等等。不同的学派,站在各自不同的立场,表达不同的观点,就形成了一些特有的方法,这些方法让我们在看问题的时候更透彻。

法学的“有用性”更多体现在思想

法学是一门比较实用的学科,社会的方方面面都离不开“法”。但我觉得,法学的“有用性”更多地体现在思想上。

法学教育,培养的是一种独特的法律思维方式,正如我们业内所说的“像法律人一样思考”。法学思想的本质里,包含公平、正义、安全、平等、自由等内涵。对这些内涵的讨论,跟政治的智慧尤其是人类治理的智慧相关联。至于怎么把相关的理念和价值转换成规则,就涉及到立法。每一个法治国家都有宪法、法律、法规、规章,还有国家法、党法、习惯法,社会里也有行业规则,要将这一切形成一个和谐有序的体系,立法者在其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。

有思想,就必然会创造。我们面对的人类世界、国家社会每天都会不断地发生新鲜事,对法学的思考也就永远不会穷尽。近年来,我常常思考这样一个问题:一方面,科技改变了人类,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;另一方面,如果过分臣服于科技,它也可能给人类带来毁灭性的影响。我们需要通过法律、伦理对科技进行控制、约束,不能任其泛滥,让人类陷入无政府主义的混乱之中。就像一辆行驶中的汽车,给油和刹车制动之间要协调,才能平稳向前。当科技一直在不断给油,法律就必须起到制衡的作用。这里,体现的就是法律的魅力——平衡。

政治生活需要法学人发挥更大作为

有些时候,一些业内的朋友会问我:“你为什么做宪法研究?”

的确,从谋生的角度来看,宪法学是法学里最不容易获得经济效益的一个分支学科。但从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来看,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只是低层次的需求。当这些需求满足之后,我们开始追求社交需求和尊重需求,最后还有自我实现的需求。以我自己为例,我教书、培养学生,还通过自己的学识影响社会,获得社会的尊重,甚至国家的一些公共事件都要找我评论。当我的年纪越增长,越会收获一种幸福感。

在我看来,个人和职业之间存在一种互相反馈、互相强化的关系。当我们全身心地投入工作,工作会给予我们一定的正向回报,由此增强我们的信心信念,激发我们更进一步地投入工作,从而获得职业成就感。

从更上位的角度来说,儒家有“三不朽”的说法,即“立德、立功、立言”,这是中国古人追求的永恒的立世价值。其中的“立言”,名义上是文字的传承,实质是思想的传承,是最能影响人的。身为学者,尤其是宪法学者,很多时候就是在“立言”。

其实,光“立言”还不够。从事宪法学研究多年,对我影响最深的是当年我的导师说的一段话:“宪法研究的是公共事件,不是办一个具体的案子。研究宪法,就要时刻思考在国家政治社会生活中如何才能有所作为。‘有为’才能‘有位’,‘有位’又能有更大的作为。”我的体会也是如此。一个民主社会的公民,要广泛参与政治生活。一个有良知的学者,一定要运用自己的影响力、话语权,为人民发声,从而促进更多社会问题的解决。

(焦洪昌口述本报记者张滢整理)

《海岸教育》2021年03月22日第5版

退出